古琴网-廣陵散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查看: 288|回復: 0

讀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p580論證重大錯誤有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23 17:50: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孫新財 於 2017-10-23 18:20 編輯

讀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p580

第二十三章、(元)雜劇的音樂

三、宮調問題

論證重大錯誤有感


“元雜劇就宮調的含義應該是”如下表:
p1.JPG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3 18:11: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孫新財 於 2017-10-23 18:23 編輯

(否!這是無效的論證!

  在張炎《詞源》中,絕未有,也不可能竟有什麼:

    “南呂宮的宮/調標準為E調的fa調式、大石調的宮/調標準為A調的So調式”之載——古無「調式」此名詞(與概念),

    更無什麼”Fa調式、So調式”——燕樂根本就沒有什麼:徵調(式)、中樂根本就沒有什麼:Fa調式!

此由事實上,無論中國的南/北曲,還是日本唐傳雅樂調,

其「曲調主音」多與四「聲調名」不合,即可得證而知:

事實上無論燕樂的四聲調名,還是七律調名,都與調式(主音)無關!

依楊蔭瀏自己對元雜劇近千首,結音的統計資料

(p582)

p2.JPG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3 18:24:44 | 顯示全部樓層

亦可知:

所有四聲調的結音,都是五聲皆有的。

而在燕樂四聲調中,卻確原就並無徵/角兩聲調

元後且無羽聲調

故曲調主音與聲調名不合者,75%!

實則無論中//韓的所有古籍皆載:燕樂四聲調的本質,

    在「同宮」之下,實是如韓.成俔《樂學軌範》所載:五聲調的本質,為如下的同宮的五不同音階。如下表之所示:
p3.JPG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3 18:27:1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同均」之下, 實是不同宮位的四不同音階。如下表之所示:
p4.JPG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3 18:36:34 | 顯示全部樓層

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p429重大論證錯誤有感
第十九章 音樂理論和音樂思想
一、 音樂理論的幾個方面
[/調位置的對換



試舉現代十二個半音中的d音爲例,我們

可  把它視爲(?)C調大音階中的Re(=D)調式(?)的「結音」,

也可把它視爲(?)D調大音階do(=D)調式(?)的「結音」。



(否!這是無效的論證!

正如不同「均」的燕樂調其用音是不同的一樣,不同「調號」的C大音階與D大音階的用音,也是並不相同的。

以D為「結音」的曲子”,如何竟既能夠把它視爲C大音階中的Re”,”又能夠把它視爲D大音階中的do”呢?

就算C大音階Re調式、D大音階do調式”的「曲調主音」、「結音」,都是D,與燕樂28調體系的本質究竟為四宮七調(式) ?還是七宮四調(式)?又何干呢?

實則無論古今中外(也就當然包括燕樂28調體系在內),都只據「宮」與「音階」論調,並不論什麼「曲調主音」、「結音」呀!

何況,西洋的(大/小)音階,就是(大/小)調式!

―哪有什麼:C大音階Re調式、D大音階do調式”這樣的三層次調名,或概念呢?!)



前者正好比(?)把燕樂二十八調視爲:四宮七調(式?)

後者正好比(?)把燕樂二十八調視爲:七宮四調(式?)

這兩種不同的看法,是居於不同的宮/調系統的。



(不通!所以不懂!

就算C大音階Re調式、D大音階do調式”的「曲調主音」、「結音」,都是D,

但無論中西不仍都同樣能有著12律調;

每一律調不仍都同樣有著五(甚至七)調式(主音)麼?!

怎會有?哪有什麼「四宮七調(式?)/七宮四調(式?)之分呢?

怎麼個正好比”法呢?

何況每一個燕樂調的用音是固定的,而C調大音階與D調大音階的用音,卻確並不相同,如何能夠這樣任意「對置」?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3 21:4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孫新財 於 2017-10-23 21:55 編輯

讀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
第十章、樂器、音樂理論和音樂思想的新成就
二、音樂理論各方面的發展【燕樂】28調
重大論證錯誤有感----/)/四宮(聲調)混為一談了



1、依唐代(四絃)琵琶(四)柱位的排列情形看來,在不改定弦音的時候,它(只有十律,故)只能奏四個宮(均)

唐代(?)義管笙有十七簧(?),在不用義管之時,也只能(?)奏四個宮(均)

在樂器的製作上,何以會有這樣強調四宮(均)的情形?

(否!這是無效的論證

西安古樂其十七管笙中,只有十簧,八度內只有八音!

但也有上六尺五此4聲調!

反之,它雖有此四聲調,但就算有七聲調,也只要同均七音,並無須更多的音!

總之,「聲調」與「律調」有別!

——燕樂雖只有四聲調,但卻確能奏同均的七聲調!

所不能奏的當是四均,而非同均的四宮!

楊老將四均(律調)/四宮(聲調)混為一談了!)

2、從用音的數目看來,一宮(均)需有七個音,四宮(均)需有十個音。

六宮(均)需有十二個音,在用到六宮(均)的時候,就用全了十二個半音,已可有十二宮(均)

(否! 楊老均/宮不分——將四均(律調)/四宮(聲調)混為一談了!

且一均需有七個音,故:六均需有十二個音、……、十二均需有蔡元定的十八個音!

故楊老:“十二個半音,已可有十二宮”之說,原就不確!

當是: “十二個半音,已可有六均”或: “十八個半音,才可有十二均”)

也就是說,在用到七宮(均)的時候,已不太可能不用(?)全十二宮(均)

何以會不用全十二宮(均),而獨獨停留在七宮(均)上面?

(楊老前後矛盾了!──在p422中,他自己也說:” 若僅用十二個半音,而且就在這十二個半音間,定取十二調的七聲音階的話,則十二個七聲音階中,各音間的音程關係,就不可能互相統一,而必然出現七種不同的音階形式”。


p5.JPG

是必須“有了這(蔡元定的)十八律,十二均的七聲音階形式,才能統一於上表所列的第一種形式”的。)

3、從保存到今天的某些古老(器)樂種看來:

西安《鼓樂》用:”上、六、尺、五,(F/C/G/D?)(聲?)調(音階);

福建《南樂》用:”四腔、五控四伬、五腔、倍思",(F/C/G/D?)(聲?)調(音階);

智化寺《管樂》用:”皆、正、背、月",(bB/F/C/G)(聲?)調(音階);

(潮州《弦詩樂》用:”輕六、輕三重六、重六、活五",(1=F)四聲調音階;……)

從相對的音高關係而言,它們所用的四(聲?)調(音階),可以說,基本上是相同的(四個五度關系),而且所謂四(聲?)調(音階),實際上都是(?)古代所謂(同均下的不同)四宮(之四不同音階)

這種強調四宮(與四聲調音階?)的傳統,從何而來?

(否!楊老引喻失義了!──民樂的四調,是「同均」下的四不同宮(呈「五度關系」)的四不同音階。

而燕樂的的七律調,則是「五度關系」的七均(共13律),故與民樂只用「同均」的七律不同;

至於燕樂的四聲調,則雖也是「同均」的,卻並非「四個五度關系」!

總之,都與民樂的四調(「同均」的「五度關系」的四宮(音階)),不盡相同!)

    連系了上述的現象,面對著這樣的一些疑問,就不由不提出這樣懷疑:

唐代的"宮、商、角、羽"四(聲)調,會不會是(同均下的)四個不同的宮(與四不同音階!)

而宋人所謂七宮(均?)(在唐代?)會不會倒是宮聲音階(?)中的七個調(式?)呢?

換言之,唐(燕樂)二十八調,會不會是四宮(均?)、每宮(均?)七調(式?)組成。

(否!楊老之同均四聲調,為同均:四宮(及四音階)之說,擲地有聲!

但無論七調式、四調式之說,則都不可能是事實真相!──因為無論古今中外,都只據「宮」與「音階」論調,而不另、再論什麼「調式(主音)」——因為「調式(主音)」與唱奏無關!

以是無論古今中外,也絕無從法三層次的調名!

反之,就算真有均/宮(音階)/調式三層次,則七律調X四聲調,就當有六種可能──而不應只有七宮X四調式、七調式X四宮,這兩種可能而已!

凌廷堪所主張的就是:七宮(音階)X四均、孫新財所主張的就是:七均X四宮(音階)、

何況中國又何嘗有什麼七調式呢?又怎麼可能只有四調式?而沒有徵角兩調式?卻有閏角(變宮)調式呢?羽調式何以又會失傳呢?)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联系本站|古琴网-廣陵散社區  

GMT+8, 2018-10-23 23:13 , Processed in 0.02766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