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冊
查看: 852|回复: 0

[其他] 十三評劉有恆<夏商陶塤的七音及音階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8 18: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三評劉有恆<夏商陶塤的七音及音階真相>
(孫新財評注)
研究中國音樂史最重要的,就是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而證據的成為證據,也必須要有嚴格的實測為准。
而實測,就必有一個『准』,如究音高,必定標準音,以中國樂律而言,即必須決定(?)黃鐘音的音高,有了音高訂之為黃鐘,於是立其為『宮』,則依五度相生,含三分損益,於是始可以決定『征』、『商』、『羽』、『角』、『變宮』、『變征』等其它的七音中的六音,於是始可生定(?)某一「音階」。
(!七音可生一」,則可生七個「宮(音階)」!——即所謂「同均多宮」!
「音階」之生定”,與什麼:必須決定黃鐘宮音的音高都無關!
只須分析出「均主」為何來,即可得出七個「宮(音階)」了!)
不過,在中國音樂史的研究實務上,此一樂學基礎,卻在很多時候,被有意或無意中忽略,於是就出現許多,不合實證科學(?)的大膽結論出來。
如在中國新石器石代,即史前傳說時代的新石器時代,或殷商時代,並無史上有任何明白的史料文物,可以證明那個時候,己經對於音高有一個標準的『准』(?)
即,黃鐘在哪兒?都無法以科學方法(?)解出來的時候,則連音階的『宮』音都還不能確定(?)之下,只憑測音,去測一下發出的樂音的頻率,對於解答「黃鐘」此一樂准是沒有意義的。
(解答黃鐘此一樂准何為?
中國的律制多變故就算後代,中國也並不以律呂記譜、從不以律呂名調呀?)
除非在古樂器上,有刻示出來十二律名之一或七音之名之一。
但竟然可以出現所謂:先商塤至晚商塤,不出現『商』音而先出現『清角』的結論(己故的呂驥《音階發展史問題》),或新石器石代的賈湖骨笛,可以發出如己故的黃翔鵬等人所說的『清商音階』及『下征音階』等等。
因為,黃鐘都不知為何?
『宮』為何?音皆無法以科學方法(?)實證!
何來以『宮』為『調首』,以排出何種音階出來?
(每一個音皆可為!)
『宮』音未定,又何以得出何音為『商』,何音為『清角』?
(!何須確定黃鐘為何?”?
何又謂之什麼『宮』音未定呢?)
難道外國也有黃鐘此音麼?
反之外國沒有黃鐘此音就沒有音階了麼?
實則五度鏈的最低音就是「均主」!
同「均」七音,就皆可為「宮」麼!
此種論史的基本功如果都欠扎實,則所寫的論述,不就達不到『信』而『達』嗎?
(茍依愚見則單評此論就已可見得:
作者就是完全沒有基本功
還不止於什麼欠扎實而已!)
則中國音樂的信史,又何可在這些學者的筆下成就。
以是像是呂驥的《從原始氏族社會到殷代的幾種陶塤,探索我國五聲音階的形成年代》(1978年第10期《文物》)
與黃翔鵬的《新石器和青銅時代的已知音響資料,與我國音階發展史問題》(19785月的《音樂論叢》和19801月的《音樂論叢》)
實無任何(?)學術價值可言,因為不符合實事求是,未依科學實證及樂律學基礎,在無黃鐘的『准』(?)之下去談論必須有『准』(?),始克有「音階」(何意?何據?)可言的表述,而純為自由賓士(奔馳?)的想像力之下的唯心暇思。
而,只有如吳釗先生在《中國古代樂器》一書裡,提到含陶塤在內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二音孔、三音孔陶塤等時指出:『這些樂器結構簡單,無絕對音高觀念,只能在不同調高上發一、二個或三、四個成一定音程關係的樂音。』
就是不為無的放矢,而依實而論之言。
(取材自《天祿閣曲談》,臺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本站|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GMT+8, 2019-7-24 03:16 , Processed in 0.02383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