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冊
查看: 802|回复: 0

[其他] 十三評劉有恆<楊蔭瀏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讀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8 19: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三評劉有恆<楊蔭瀏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讀後>
(孫新財評注)
呼風喚雨的(?)楊蔭瀏的《中國古代音樂史稿》,以廣收文字資料來談書面的(?)音樂。
在文獻收集及整理上,自有一番貢獻,但僅只於此。
在重要的中國音樂的問題上,這本書全都(多有?)談錯了。
如對於中國周朝的雅/俗樂,誤把以《詩經》為文本的「雅樂」的<國風>,當成了「俗樂」而大談特談,使上古的音樂史完全談走了調。
(這是:重要的中國音樂的問題?)
談到中古的清商(正聲、下徵、清角,泰始笛)三調時,連所謂古書裡的直笛的『哨吹』的定義,皆因未查明古籍,而信口否定(?)了有關荀勖笛律(?)的沈約《宋書》裡的(正聲、下徵、清角,泰始笛三調)「音階」,與「哨吹」有關。
(否!荀勖的泰始笛三調那是什麼清商三調?
作者認定: 荀勖泰始笛三調「清角之調」,是用筒音姑洗角,「哨吹」高半音的仲呂清角。
卻連筒音,是無法吹得高/低半音的!
若然,則未明古籍上『哨吹』定義,正是作者自己而已!)
而自我作主之下,把荀勖(泰始)笛律(?)(三調)「音階」搞錯。
進而連清商(正聲、下徵、清角,泰始笛)三調裡的「音階」,也因沒有熟讀荀勖當日笛律(?),和當日的俗律(?)差一音的誤差。
於是清商(正聲、下徵、清角,泰始笛)三調的「音階」全部搞錯。
(!並沒有什麼:荀勖當日笛律當日的俗律!
自更沒有什麼差一音的誤差!)
在談到燕樂二十八調時,又文抄造假(!若系文抄就並非假造!)的王光祈《中國音樂史》裡關於「燕樂音階」。
而未覆核一遍王光祈的立論裡的騙局(錯誤?),而且對於所謂南宋的蔡元定的自己的想法(?)的《燕樂書》當成唐宋燕樂的史實,於是燕樂二十八調的論調全誤。
(!所謂:蔡元定的自己的想法不就是起調/畢曲(「結音」?)?
起調/畢曲(「結音」?)燕樂二十八調有關之論調全誤”(——也就是:並非事實的話)
何以作者又認為:「結音」是燕樂二十八調的桎梏死框框?
實則蔡元定所謂的起調/畢曲非指曲調(「結音」。
而是「音階」的首尾(宮)音——故明.王驥德,已改稱為起宮/畢曲」了。
故作者:”起調/畢曲=「結音」”之「想法」,才是自己的與事實不符的全誤論調)
而談到了「元曲」,又不去查明古籍上載明:「元曲」是『依腔填調,一字不易』。
即每一(?)「曲牌」都是固定的唱腔,一曲牌即一歌曲。
(!無論宋詞元曲
每一新曲牌音樂部份原都是「依字(聲)行腔」而作成
只有填「舊曲牌「歌詞」部份才是『依腔填調,一字不易』!)
也不明「元曲」到了明代,己非元代的「元曲」,而是明代的「元曲」。
早期是宮調移易,到了昆曲興起,不但「昆化」,而且更是每一「曲牌」形成各種「變體」。
此點不清,於是大談「元曲」(其實是清初起留下的,明末清初的當時己變形的「北曲」唱腔)是隨心自由作曲,而致論述全誤。
(!/明的元曲既無一留存,則作者此說又是何由得知得證的呢?
若然,作者何以又認為:北曲與南曲「聲腔格律」是不同的呢?)
而談及昆曲時,竟完全不知道:昆曲的「訂腔」原理,是如吳梅指出的『聲既不同,工尺自異』,即,每一字所對應的「頭腔」,是隨陰陽八聲,而調整原有「固定唱腔」(本腔)的旋律的,於是亦大談昆曲是自由作曲(?),而致論述全誤。
(!楊蔭瀏的昆曲聲腔理論長篇大論那是什麼:自由作曲,而致論述全誤?
吳梅的:『聲既不同,工尺自異』不就只有「依字(聲)行腔」之含義而已麼!
吳梅(及任何其它人),有:每一字所對應的頭腔」,是隨陰陽八聲而調整原有固定唱腔(本腔)的旋律作者這樣的認知,與主張麼?)
是故,此書的價值,從解決中國音樂史的大問題而言,全無幫助。
反而越理越失實,故需對其書中的隻字片面,皆需嚴格審視及再探討,而不可存有拾到藍裡的,都當成了菜,而走上毫無保留的頌贊及接受。
不然,只對中國音樂的研究上,走上人人不樂見的文抄及偏差。
楊蔭瀏的此部著作,有著其局限性如此巨大,讀此書的學者豈不要慎之且慎。
至於以上所提到楊蔭瀏書中,對於中國音樂上的重大問題的草率立說的錯誤,己有(著者所作)《天祿閣曲談》一書,全部都詳加剖明而公諸於世了,有心的讀者自可一讀。
(作者對於此說所謂的:中國音樂上的重大問題的草率立說的錯誤,不但總共就指出四點而已,且全不能成立!
那就能因此而說什麼:這本書全都談錯、” 論述全誤全無幫助….?)

 楼主| 发表于 2014-8-29 07: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評劉有恆<談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及論黃翔鵬>
(孫新財評注)
    作者:全都談錯、呼風喚雨、信口開河、自我作主、文抄造假、騙局、自說自話、胡言亂道、胡言亂道、抄襲、浪漫情懷、浪漫主義之泥濘、肆意編造、塵囂直上、大肆渲染、謬說治學、胡亂比附、污穢不堪、浮游無根的玄談、學術價值匱乏、鸚鵡學舌”……之類的用語,不符論文規範,有失學者風度。無助於真相的探求。
(前文同上文故略)
而後之學者,往往不加辨別而抄襲於楊蔭瀏《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此書裡的說法,而使得幾十年來的中國音樂學界,從後繼者如黃翔鵬等,變本加厲,連論學都可以大膽表示可以充滿浪漫情懷,大膽假設有何不可,而完成放棄有一份證據說一分話,肆意編造心目中的中國音樂史樓閣,此種影響之塵囂直上,甚至還大肆渲染此楊蔭瀏及黃翷鵬二人,以其謬說為治學典範,所以中國音樂的學術研究,一直沒有能夠有良好的起色及成果,連一些出土文物也被這些人及其徒子徒孫胡亂比附,而使中國樂學搞的污穢不堪
亦因此故,音樂界也有人如看出黃翔鵬其論多係“浮游無根的玄談”、是“陷入浪漫主義之泥濘”,故可以提煉出的學術價值匱乏。但識者不多,仍多鸚鵡學舌之輩充斥。(劉有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本站|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GMT+8, 2019-5-21 19:53 , Processed in 0.054685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