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冊
查看: 972|回复: 0

[其他] 十三評劉有恆<百多年燕樂研究成果盡成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9 13: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三評劉有恆<百多年燕樂研究成果盡成灰>
<從蔡元定燕樂書為其個人研究心得,非燕樂史料談燕樂學研究
----誤信偽燕樂材料《蔡元定燕樂書》,百多年燕樂研究成果盡成灰
(劉有恆)(取材自《天祿閣曲談》,臺北)
(孫新財評注)
作者:拿到手裡就是菜、書毒、純屬虛構、偷改、騙盡、水平甚差、唯心架構、愚昧、無中生有、個人假說、立論之毒、學術詐騙、影子皆無、無端製造、樂學界的恥辱帳、全然色盲、學術笑話、個人想法、空中泡影、故意騙大家、為學不紮實、……之類的用語,有失大家風範!

    燕樂的史料,是十分欠缺(?)的;就是那成千上萬的古籍裡的,少數一些屈指可數(?)的記載而己。
    而且還多半是記載在裨官野史,小說筆記內較詳盡。
    正史如《隋書》《唐書》;而元代的《遼史》《宋史》的記載涉及唐/宋燕樂史的資料多更二手又二手(?),還帶有錯誤(?)。
    (何以不提: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
    這個最早被稱為『胡部』二十八調(段安節《樂府雜錄》)、『俗樂調』二十八調(南宋王應麟《玉海》引唐末徐景安的《樂書》)的燕樂二十八調,對於唐代燕樂二十八調的調結構,只記載至多分屬宮、商、羽、角四(聲)調,及七均(七運)及其各宮調的(俗調)名稱及其均的旋宮的次序(?),沒有談到其音階(?),其各宮調的「結音」(?)等等。
    (胡說!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有詳載28調的俗調名、律聲調名、殺聲、用字、工尺對應律……作者何以不提?
燕樂的史料那是什麼十分欠缺”、”屈指可數”、”二手又二手,還帶有錯誤”呢?
燕樂的同均四「聲調」在「為調名制」下就正是四不同宮的四不同「音階」;在「之調名制」下就全是同宮的正聲「音階」!
    至於曲調(與各宮調)的「結音」既與唱奏無關(──無論古今中外﹐在調名中有記載曲調(與各宮調)之「結音」的麼?)談它何為呀?)
    這些連唐人都失記載的內容,其中有一些竟然在很久之後,南宋一個人,名叫蔡元定的,所寫的所謂的《燕樂書》裡出現了。
    (否!在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中就已巨細彌遺地詳載了28的(俗/律聲)調名用字殺聲十五工尺譜字的對應律!
反之,這些資料,又何嘗有出現在:元·脫脫《宋史·蔡元定的燕樂書》”裡呀?
所謂:蔡元定的自己的想法不就是起調/畢曲(「結音」?)?
起調/畢曲(「結音」?)燕樂二十八調有關之論調全誤”(——也就是:並非事實的話)
何以作者又認為:「結音」是燕樂二十八調的桎梏死框框?
實則蔡元定所謂的起調/畢曲非指曲調(「結音」。
而是「音階」的首尾(宮)音——故明.王驥德,已改稱為起宮/畢曲」了。
故作者:”起調/畢曲=「結音」「想法」,才是自己的與事實不符的全誤論調)
    歷史上失載的一些唐代(?)燕樂二十八調的調結構,他都知道,雖此書全文己佚,但少量內容被元朝所編的《宋史》內寫下來。
    所以其實,從明代到清代研究雅樂的各種樂書裡,如果提到了燕樂,也多半引用(?)其中的內容。
    (否!不只有「理論」上的「引用」而已﹐「事實」上﹐燕樂二十八調由唐宋一直「沿用」到清末只是宮調數有些合併與減化而已!)
    尤其到了清代中葉,研究燕樂漸漸流行起來,不管贊同或反對,也多引用以作立論,到了民國以來,以現代治學方法論音樂史時,也把蔡元定的此書燕樂的史料來看。
    (否!這是無效的反對──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中就已巨細彌遺地詳載了28的(俗/律聲)調名用字殺聲十五聲的對應律。而元·脫脫《宋史·燕樂書》則無!
    無論清前,還是民國以來,研究燕樂以現代治學方法論音樂史時”,又怎會不引用《夢溪筆談》以作立論,反去《宋史·燕樂書》作論”呢?)
    分不清那是蔡元定在並沒有掌握更多的史料而憑自我想法之下所記載下來的,乃是其個人的一己的想法,不是史料(詳論於《天祿閣曲談》),却只是其個人研究想法。
    (何以見得?難道無須任何論據論證就可以這樣一槌論定了麼?)
    史料是燕樂的實錄,而蔡元定的《燕樂書》,沒有一句結論是可以作為史料用的,(何以見得?)如果以之來運用,就先要逐一考據,不可用先人研究心得作為信史,這是做學問者的切要。
    但,可惜的,中國音樂史學界,從王光祈開始,就是拿到手裡的就是菜(?),於是百年的中國音樂史,於燕樂學的研究上,只要中了蔡元定《燕樂書》的毒(?),其結論亦都是淪為純屬虛構(?)。
    (何以見得?王光祈何嘗沒有引用《夢溪筆談》?
    那有像作者這樣,不先講論據論證就先講結論而能服人的呀?
反之,作者之仍以為蔡元定的「起調/畢曲」,竟是什麼「曲調結音」之誤說,
就正是、才是「中了毒」的憑自我想法之下”、”個人一己的想法,不是史料”、”只是其個人研究想法”——蔡元定何嘗有此誤說呀?)
    從王光祈的《中國音樂史》開始,就從蔡元定的《燕樂書》裡所談及的七音的律位,找燕樂的音階(?)是什麼?
    王光祈因為發現以他的理路,去解這些七音的所佔律位有矛盾,他解不開。
    因為如依他錯誤的理路去解蔡元定的字面,會變成一個六音(?)的全音(?)音階(未之有聞!這才是作者其個人的一己的想法,不是史料”吧!)(詳論於《天祿閣曲談》),七音缺了一音,於是用騙(?)的,把『角』當佔一位,偷偷於(?)製表格時改為一『角』分出分身,而佔『角』及『清角』兩律位的位置,即,偷偷在書裡安插多一個音符,於是騙(?)盡中國音樂學界所有引用其說的人。
    (就算真是如此也當是王光祈個人的問題。與宋·蔡元定何干呀?
    何況:作者王光祈以他的理路去解”蔡元定的字面,會變成一個六音的全音音階”之說﹐根本並非事實!)
    於是後來出現一個楊蔭瀏,原本只是個搞宗教音樂的,又學了一些崑曲吹奏,接著又捧捧阿炳,接著又搞民樂及工尺譜的翻譯,於是入行,看不出王光祈的騙人(?)的內容,以為燕樂(音階?)是如:1, 2, 3, 4, 5, 6, b7構成。
    於是1952年《中國音樂史綱》中稱呼這種音階,叫做『俗樂音階』,(作者卻與張世彬一樣認為:『俗樂音階』是下徵音階﹐且是567123#45。)也叫『燕樂音階』。
    不知道,完全是泡沫,騙人(?)的。
    (不論任何人都可以這麼說!但要拿得出合理的論據有效的論證來!)
    接著又出現在黎英海在1959年《漢族調式及其和聲》裡,他將蔡元定的燕樂七聲(?)冠名為『燕樂音階』。
    又有叫李重光的,在1962年《音樂理論基礎》裡初創『同均三宮』,引用作為三個音階之一。
    而再於學術水平甚差(?)的黃翔鵬的1986年《中國傳統樂學基本理論的若干簡要提示》裡,又命之為其其唯心架構(?)的『同均三宮』之一的三根大柱之一的『清商音階』
愚昧(?)就從這些中國音樂學界人物的筆下承續下來,把無中生有(?)的「燕樂音階」,不管是化名「俗樂音階」,或「清商音階」,都以為燕樂是此種音階(?)
不但中了把蔡元定個人假說(?)當史料以立論之毒(?),而且被王光祈學術詐騙(?)而混然不覺。
    (否!黃翔鵬認為:無論什麼樂種都不只有一種音階。所以:
    清商音階不宜稱為燕樂音階、俗樂音階;
    (下徵音階不宜稱為新音階、清樂音階、俗樂音階;
    正聲音階不宜稱為雅樂音階、舊音階”。)
    ──那有什麼以為燕樂是此種(清商)音階”呀?)
    (按,有關王光祈的詐騙論(?)燕樂音階的手法,己詳論於《天祿閣曲談》內),把一個當日影子皆無(?)的音階,竟然無端製造(?)了出來,真是中國音樂學界的恥辱帳(?)。
    (何以見得此「清商音階」﹐是個當日影子皆無的音階”呢?
    若然漢魏的清樂清商樂及清調清商三調.....﹐又實是什麼「音階」呢?
    民樂的苦音重六調、乙凡調、尺字調、琴樂的清商調、日本的呂旋......﹐不就都是以商為宮﹐含4、b7的清商音階麼?)
    按,其實,中國音樂學界也不是全然色盲(?),亦有如陳應時,也是從分析了唐·燕樂以夾鐘為律本,實其造成了七均構成正聲音階(?)的排列。
(否!唐·燕樂以夾鐘為律本」此事實,明載於《宋史》。何勞、又何嘗經過陳應時的什麼分析呀?
反之,宋·燕樂改以大呂為律本」此事實,陳應時有分析出來麼?)
並指出了所謂蔡元定的變和閏分別位於「變徵」和「變宮」。
    (「閏」本來就是「變宮」﹐(《宋史》本身即載:七角皆生於應鐘”!)何勞陳應時來「分別」呀?
    陳應時不見樹也不見林──就算「閏」不是「bSi」中國何嘗就沒有「清商音階」呢?──民樂的同均四宮就正是(四不同宮的)四不同音階!
    廣東的以凡調潮州的重六調西北的苦音......也都是清商音階。
    在日本唐傳六雅樂調中﹐不但有商調的「呂旋(清商)音階」羽調的「律旋音階」都有呢!
    陳應時:「變」位於「變徵」”之說何嘗就必符於事實?
    以夾鐘為律本的七均”﹐只是一個五度鏈﹐與什麼正聲音階的排列」何干呀?何嘗就不也是一個﹐「下徵/清商/律旋音階的排列」呢?)
    (《天祿閣曲談》核對蔡元定的叙述,他是釋:「變」為變徵,但是是釋「閨」為無射(清羽)的,以便證成是下徵音階)。
    (胡說!下徵音階”含清角與變宮。
    「變」為變徵,「閨」為清羽”是個四不像音階,那是什麼下徵音階”呀?)
    一如吾人所進一步從唐燕樂二十八調的宮調名裡,發現:
    北周及隋代舊(?)燕樂調的遺存的(那?)三個宮調名皆以夾鐘為「律本」。
(何意?何據?)
    而於《天祿閣曲談》裡所論證的,北朝及隋朝的舊(?)燕樂音階及唐代的燕樂音階(?)皆實以夾鐘為「律本」。
    (否!才有「律本」
「(燕樂)音階」那有什麼「律本」呀?
燕樂音階皆實以夾鐘為「律本」”者,何意呀?)
    但是唐代因為把燕樂的宮位移(?)太簇,而造成一個太簇為「律本」(?)的假相。
    (否!宮位移太簇”太簇為「律本」”之說都無據!何據?
    作者恐怕連何為「律本」?都還沒有搞清楚方有此誤說!)
    亦證明北周及隋代舊(?)燕樂調唐代燕樂調(?)皆使用的是正聲音階,一如宋代燕樂皆如是,沒有所謂的以上那批人的燕樂調會有什麼無中生有的『清商音階』。
    更沒有丘瓊蓀所謂:”唐燕樂使用下徵音階(為基調!)”的任何蛛絲馬跡,(若然,在<評丘瓊蓀的《燕樂探微》>一文中,作者何以又說什麼:唐宋燕樂都是先益後損律,所以唐/宋燕樂,都是以下徵為「基調」”呢?)如此說來,還是有頭腦清楚的,百年的學術笑話(?)也該打止了。
    (若然何以在日本唐傳六雅樂調中
    三個商調都屬於含4、b7    的「呂旋(清商)音階」;
    三個羽調都屬於含4、b7、b3的「律旋音階」呢?
    廣東的以凡調潮州的重六調西北的苦音琴樂的清商調......等清商音階又是由何而來的呢?
    傳統民樂的同均四宮傳統何以又是四不同音階呢?)
   (按:即使要分析蔡元定對燕樂音階(?)的想法,經《天祿閣曲談》核對其言,發現(蔡元定)他的心中的目的是要把(?)燕樂解釋成下徵音階的。
    當然,這是蔡元定他個人的想法(?),也和什麼空中泡影(?)的『清商音階』無關,詳見於《天祿閣曲談》內。
    (蔡元定這段話﹐從未提到什麼「燕樂音階」!
    何況因為此段話本就不可解!所以對於這段話﹐每位學者都有不同的解法!──作者他要把燕樂解釋成下徵音階”之說就正也是這種最光怪陸離的解法之一。
    若然又何以見得,蔡元定認為:燕樂只有一個音階且必是什麼清商音階」﹐下徵音階呢?)
    而且,蔡元定此書的原名是《燕樂(本)原辨(証)》,其書名即可知是他個人對於燕樂本原的考辨或看法而已,書中所談不是燕樂真正的調結構,只是他個人的自我的認知而已,他可沒有故意騙(?)大家,是後人自已不用心,為學不紮實(?)而己)
    (蔡元定此段話只是節錄﹐既根本就不可解!又怎會是什麼故意騙大家”呢?
    反之黃翔鵬是認為:無論什麼樂種都不只有一種音階”的。
    故正是反對:燕樂是此種燕樂音階”之首舉大纛者作者竟也將其打入王光祈同流!
    反之,蔡元定的「起調/畢曲」,根本就與曲調結音無關!
故早在明.王驥德《曲律》中,已改為「起宮/畢曲」了。
在清.凌廷堪的《燕樂考原》中,且特設有<宮調之辯不在起調/畢曲說>一節。
    作者卻把此誤說,硬派給蔡元定。
若然則作者自己豈非才是:為學不紮實不用心拿到手裡就是菜、水平甚差……之人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本站|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GMT+8, 2019-7-21 15:48 , Processed in 0.033162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