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冊
查看: 1152|回复: 0

[其他] 十三評劉有恆<宋詞、南北曲非「依字行腔」之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 2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三評劉有恆<宋詞、南北曲非依字行腔之真相>
──附談腔調說不成立
(孫新財評注)
昆曲內之「北曲」,並非「依字聲行腔」,和「宋詞」及「南曲」(含昆曲或戈陽、海鹽等腔),或宋(//)明「俗樂」,皆以「唱腔」先定,文字再()入「腔」(曲調)。
故文字配在哪個「腔」(曲調)上,非必一定。
而「腔」(曲調)卻是「固定」的。
於是就有旋律飄移(?)之情形。
故非所謂「依字聲行腔」。
(!」,既是固定,怎又會有什麼:旋律飄移之情形?
何又謂之什麼固定呢?
若真系「一音不易」,而非原則上基本相同”的話,
何以無論南北曲,每一曲牌又都有眾多「又一體」呢?
作者何以又主張什麼「依字聲行腔」的「基腔論」呢?)
因為()「腔」早於字聲,已先譜好了。
而字聲是文人自己以自己的想法(?),把字對應到某一()音上去的。
(若然,就是沒有什麼「聲腔格律」麼!)
『依字聲行腔』及『腔調說』等,之等於臆想而害真相,即指此也。
(否!作者的「基腔論」,不正是『依字聲行腔』的麼!
實則新曲牌是樂人「依字聲行腔」的;
舊曲牌才是文人「依腔填詞」的。)
即連弋陽腔也一如明.淩蒙初《譚曲雜劄》中說『江西弋陽土曲,句調長短,聲音高下,可以隨心入腔』,
(他說的既是」、「聲音高下」、「腔」”,也就是『曲體』!
那是什麼「詞體」?
而無論『曲體』、「詞體」,都有新/舊之分,
兩者既完全相反,那就不必、也不可一概而論。)
即指出:即若「弋陽腔」,也是(?)唱腔先寫好,而至於「填()詞」,是完全沒有和字聲的「平上去入」或「陰陽」有什麼相關連。
(!這是狗尾續貂——在上文中何嘗有什麼:唱腔先寫好、”與文字聲韻無關等含義呀?
若明.淩蒙初真有此義的話不正可反證,連明時都還是沒有什麼「聲腔格律」?!
又何能做為作者什麼主張的論據呢?)
而是字『聲』的平上去入的『高下』,『隨心』而沒有什麼依字聲排入「腔」裡去。
於是像是會「依字聲行腔」的『詞樂曲唱』,或從而得出所謂的『腔調說』等說法,當時的古人就已全盤否定(?)了。
(否!絕沒有什麼全盤否定之實!
無論『曲體』、「詞體」,都有新/舊之分,
兩者既完全相反,那就不必、也不可一概而論。)
明載史冊;不只「宋詞」是每一首()「詞牌」,都是有『一定不易之譜』(南宋張炎《詞源》)。
而且「北曲」是每一()曲牌,都是『依腔填詞,一定不易』(明黃佐《樂典》,另《度曲須知》亦如是言『未有曲文之先,先定工尺之譜』)。
(若然何以無論南北曲每一曲牌又都有許多「又一體」?
作者何以又倡什麼依字聲行腔的「基腔論」?
作者究竟是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呀?)
而「南曲」昆曲也是『一曲牌,止一唱法,初無別樣腔情』(明沈寵綏《度曲須知》)。
而「南曲」裡的弋陽腔也是『聲音高下,可以隨心入腔』,全都是()唱腔先寫好了,文字只是填入進去。不是搞什麼依「土腔」,或方言的字的「聲調」的「平上去入」,或還加上陰/陽來見一(?)填上了字,想像出(?)會冒出旋律出來。
(此說顯然與事實不合!
今之眾多作詞者又那一個竟是懂得什麼「聲腔格律」的呀?
那一個又不是單憑想像會冒出旋律出來的呢?
否則!必也只是依字聲行腔而已麼!
何須懂得遵守作者所主張的什麼「基腔論」?)
(劉有恆,《散曲‧紅日》曲譜校正文,取材自《天祿閣曲譜續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本站|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GMT+8, 2019-5-21 19:49 , Processed in 0.01988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