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冊
查看: 5322|回复: 36

转:杨典博文:《从裴铁侠之死到溥雪斋失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7 17: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蒜皮 於 2010-4-7 17:58 編輯

从我少年学琴时起,便听闻过川派裴铁侠之孤绝琴名,却从未听过裴的录音,更看不到他在民国时刊印的琴谱。裴铁侠是晚清民国年间成都人,地主资产阶级反动家庭出身,泛川派琴家。当时的川派琴家,也多宗虞山派之风格。裴铁侠即代表。他的师承是张瑞山弟子程馥。为什么很少看见他的资料呢?后来才知道,他是五十年代初因变故自杀的。怎么自杀的?什么变故?传言到此,也都讳莫入深。直到翻看文献,才知道他是在土改时期便以身殉琴的。
      2007年秋天,四川名斫琴家何明威先生到京,我请先生吃饭。席间,与先生谈到了很多裴铁侠的往事,遗闻。不久,我又收到了何先生弟子汤乔寄来的裴铁侠之遗著《沙堰琴编》和《琴余》(民国三十五年影印本)等资料。激动之余举灯夜读,打谱冷操,追忆双雷,不觉亦戚戚焉。裴家住在成都少城同仁路,是一所异常幽静的大庭院。裴本是愿为琴师了此一生的,因门外挂了一个木牌,上书“本馆教授七弦雅乐”。裴家堂屋前有两棵楠树,故称双楠堂。又因裴铁侠及其夫人沈氏藏有唐代雷氏所制一大一小两张雷琴,故他家也称双雷斋。而关于双雷典故,一直是近代琴史中第一著名之学案。
      回顾裴铁侠自杀之事,最有名的是原四川大学文学院教授曾缄,他曾写有一篇短文长诗《双雷引》,现引如下:

     蓝桥生者,家素封居成都支机石附近。耿介拔俗。喜鼓琴,能为《高山流水》《春山杜鹃》《万壑松风》《三峡流水》《天风海涛》之曲,声名籍甚。英国皇家音乐学院致厚币徵为教授,谢不往。人以此益高之。家藏唐代蜀工雷威所斫古琴,甚宝之。后从沈氏复得一琴,比前差小,龙池内隐隐有“雷霄”题字。因目前者为大雷,后者为小雷。
     先是,成都有沈翁者,精鉴古物,蓄小雷,极珍秘。育一女。将殁,谓女曰:“若志之,有能操是琴者,若婿也。”生适鳏,闻之心动,往女家,请观琴,为鼓一再。归,遣媒妁通聘,故琴与女同归生。生于是挟两琴,拥少艾,隐居自乐,若不知此身犹在人间世也。
     改革后,家中落,鬻所有衣物自给。将及琴,则大恸,谓女曰:“吾与卿倚双雷为性命,今若此,何生为!”遂出两琴,夫妇相与捶碎而焚之,同仰催眠药死。
     死后,家人于案上发见遗书一纸,又金徽十数枚,书云:“二琴同归天上,金徽留作葬费。”乃以金徽易棺衾而殡诸沙堰。沙堰者,生之别业。生著有《沙堰琴编》一书,此其执笔处也。
     余初与生不稔,而数传言,将招余为座上客,余漫应之。一日,果折柬见邀,至,则同坐者三人。一为谢无量先生,一则杨君竹扉,其馀一人不知姓名,指而介云:此熊经鸟申之异人某君也。客既不俗,而庭前花木颇幽邃,所出肴馔、茶具,皆精洁无比。宴罢,生出所藏诸琴示客。竹扉一一目之,曰:若者唐,若有宋,若者元明以下;而唐最佳,小者尤佳。即小雷也。生大诧,自谓天下辨琴莫己若,不意竹扉亦能此。既而正襟危坐,授小雷,奏《平沙落雁》,曲终,顾诸客曰:“何如?”或应曰:“甚善。”生笑曰:“君虽言善,未必知其所以善。”其自负,类如此。
    方改革时,生以耽琴故,不问世事,于革命大义殊瞢然,人亦无以告知者。使生至今尚在,目睹国家新兴,必将操缦以歌升平之盛,然而生则既死。余偶适西郊,道经沙堰,见一抔宛然,而人琴已亡,作“双雷引”以哀之。

    曾缄先生的诗太长,主要叙述裴对琴的痴迷和生平,这里就不引了,只引其中四句:

                                                                   郎殉瑶琴妾殉郎
                                                                   人琴一夕竟同亡
                                                                   流水落花春去也
                                                                   人间天上两茫茫

     曾的这篇文章大概写于五六十年代敏感时期,原载于《重庆诗词》第三期,1994年刊。曾缄字圣言,是四川叙永县马岭乡人。他在文革中,后来也被迫害致死了,据说罪证就是他的某些诗文。曾的文章使用了隐喻法,所谓“蓝桥生”者,就是裴铁侠的化名。其典故来自唐人裴鉶小说集《传奇》中的一个故事:说长庆中,有个叫裴航的秀才,经蓝桥驿,渴甚,见道下茅屋有老妪缉麻,揖之求饮,妪命孙女云英擎一瓯浆来,于苇箔出双玉手捧瓯,饮之真如玉液,异香透于户外。航因还瓯,遽揭箔,惊其芳丽。求娶云英,妪言须以玉杵臼为聘。航于长安果访得玉杵臼,遂返蓝桥驿娶云英,夫妻入玉峰洞为仙云云。
     曾缄是此以蓝桥生、云英隐喻裴铁侠夫妇的悲剧。
     双雷本是沈家藏物,于是还有传言,说裴铁侠当初的确是为了双雷琴,而娶继室沈氏的。因沈氏据说相貌平平,而裴铁侠家境比较富有,又擅鼓琴操缦。但由此也可看裴铁侠其人对琴之痴狂到何种地步。
     1937年,裴铁侠与川派代表琴家喻绍泽等发起了“成都律和琴社”,1947年又发起了“秀明琴社”,汇聚琴友,雅集时期也接待过像查阜西、胡莹堂、徐元白等其他各地的著名琴家。但随着历史的变化,社会的激进,晚年裴铁侠是有个人看法的。他除少数人接触外,几乎不爱与人交往,长期信佛入迷。因他的三子是国民党军官。而在镇反初期,在四川,就是一般保长、地保一级的人,都是拉出去枪毙的。恐怖与大时代的激变让裴铁侠胆寒无比。到了1949年之后,多年埋伏在自己音乐与家庭秘密生活中的裴铁侠,对世事更焦虑了。他的长子裴惕生久病卧床。次子裴元龄尚在国外未归。最重要的是三子裴元俊,虽然是起义投降的,但还是进了学习班(1951年被杀)。四子裴默痕为谋生计,下海唱竹琴。裴铁侠有不少儿女,但却难以维系生活。1950年初夏的一天,裴铁侠与继室沈氏,带着愤怒和大恐惧,将双雷琴全部砸碎了,然后双双服毒自尽。
     这是什么?这种面对不公和暴力所表现出的烈性节操,真不让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夫妇,也不让傅雷夫妇。只是裴铁侠夫妇不为世人熟知罢了。
     裴铁侠在房中的书案砚台下,写有一纸遗嘱:

     本来空寂,何有于物,去物从心,立地成佛。
     大小雷琴同登仙界,金徽留作葬费,余物焚毁,铁叟笔。


     据说裴曾对夫人云:“吾与卿倚双雷为性命,今若此,何生为!”
     裴铁侠一生搜藏古琴不少,其中除唐代大、小雷琴外,还有宋元明清各代古琴二十多张,均属上品,如:唐琴“古龙吟”、宋琴“龙嗷”。裴铁侠将大、小雷琴与“古龙吟”、“龙嗷”并称为四唐琴。龙嗷现藏四川大学博物馆。古龙吟据说现在上海。
     裴铁侠死后16年,中国天翻地覆,古琴界也天翻地覆。很多的传统文化守护者的声音都被革命、大跃进、反右和意识形态所淹没。在北京,老城墙拆了,牌楼也毁了,古董字画拿出来砸了烧了。剩下的人,一个个都如丧家之犬,终日在颤抖中如履薄冰。譬如溥雪斋(1893—1966)的失踪,也是类似情况。溥是满族人,即清道光皇帝之曾孙。其祖父为皇五子惇亲王奕誴,父为贝勒载瀛。溥雪斋幼年袭封为“贝子”,本名溥伒,号雪斋。他自幼学习文学艺术,擅古琴、三弦、书法与丹青。少年时师从近代琴家黄勉之弟子贾润风。辛亥革命后,溥雪斋曾以书画为生,1930年执教于辅仁大学美术系,任教授兼系主任。并组织“松风画会”。他擅长画山水、马与墨兰,书法学米芾、赵孟頫一流。他四十年代曾组织古琴会,联络同好,切磋琴艺。五十年代,他是当时古琴研究会副会长,很多次还被邀请去为中南海弹琴。我们今天在王迪当年灌制的“老八张”碟中,还能听到他的几首琴曲演奏。
     但作为前朝遗民,为权力服务,也未必能规避权力的紊乱和遮蔽。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查阜西、吴景略等中央音乐学院的古琴教授皆受到冲击。溥雪斋作为帝王子孙和满清皇族,自然被被抄家和批判。他不能忍受侮辱与痛苦,于8月30日忽然离家出走。从此,他的情况就像是古琴界的一个储安平,不过储安平是右派时就失踪了。而溥雪斋是在著名的“红八月”风暴中失踪的。那之后,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死在哪里。其遗骸至今不见踪影。
     相当一段时间,大家都觉得溥雪斋只是躲起来了,并没有死。
     人们幻想着这个天才而高贵老琴人,忽然有一天又出现在大街上,出现在雅集上,留着长长的山羊胡子,为大家弹《普安咒》与《鸥鹭忘机》。但这一天始终没有等到。裴铁侠只有琴谱,没有留下录音,而我有时会把溥雪斋的录音翻出来听一听。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如说起裴铁侠,我最深的印象不是他的死,而是他死前能想到用“金徽留作葬费”的那种细腻。而说起溥雪斋,我也不会想起他的失踪之谜,而是想起他的一段琴声。如前不久,读到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里面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有时候,在最悲壮的事情发生时,六十年后你记得的,反而是——听起来如芝麻蒜皮那样的小事”。这也是我听溥雪斋录音时的感觉。在大颠覆的时代,音乐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些音符,简单、缥缈而空灵,叮咚幽怨,但却始终让你不思量,自难忘。
     在古代,琴史中大量琴人非正常死亡的时期,最厉害的要算是明末清初,如邝露、华夏与李延昰等。即亡国后,在一种遗民情绪下的绝望和自尽。裴铁侠和溥雪斋,也是类似的遗民情绪,即在恐怖、屠杀与非理性的集权风暴下,个人对旧时代、旧出身与旧文化的纯粹与无辜,失去了最终的解释权。我始终觉得裴铁侠和溥雪斋,都是可以勉强活下去的,没有必要一定选择毁灭。不是还有很多遭遇同样悲惨的人也硬着头皮活下来了吗。最起码,还没有资料表明有人一定要他们死。俗话说“老人最怕死”。他们当时都是老人了,但却选择了死。其心境、哀怨与愤怒,大约与王国维“经此世变,义无再辱”之性质差不多罢。这也是只有旧式文人才有的殉节和忧心。姑且不论殉节罢,生死事大。我以为,我们今天的琴人或文人,常奢谈荣耀,自诩高深,可一旦真面对强权、利益、商业媚俗和人脉之勾栏,缺的就是这样一份最起码的不合作情绪和忧心。


2010-4北京

点评

世道险峻 慎行。护琴是重负  发表于 2015-2-8 13:1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4-7 20: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
心里若是没有要坚守的东西 生命有意义么
和谐社会 大国崛起 笑
旧式文人 精神贵族 奠
不知所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7 20: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莫谈国事 莫谈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7 20: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过来并没想太多,只是觉得全文最后一句很犀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7 21: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類似的事情很多,在琴界倒是第一次讀到,依然不勝唏噓。三千年多少興亡,哪堪此一甲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7 22: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呼铁叟
人琴俱亡
痛兮雪斋
人海茫茫
今忆故人
三缄言觞
非关猗兰
难听鸥鹭
我有大悲
且寄酒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06: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傅雷与他的世界〉一书中,施蛰存在纪念傅雷夫妇一文中,曾言及“我只愿他的刚劲之气永远弥漫在知识分子间”。........现今世风,皆求快捷,上古之雅风已为陈迹,只换得“今人皆笑古人拙,除却雅言都不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18: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毁灭文化,今日摧毁九州山河,
当年暴殄文物,今日掘祖坟三尺,
往昔文人精神不复存,
今人纵三业为利是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18: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毁灭文化,今日摧毁九州山河,
当年暴殄文物,今日掘祖坟三尺,
往昔文人精神不复存,
今人纵三业为利是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23: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我们今天的琴人或文人,常奢谈荣耀,自诩高深,可一旦真面对强权、利益、商业媚俗和人脉之勾栏,缺的就是这样一份最起码的不合作情绪和忧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9 12: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者又是如何?

点评

好!赞大拇指一个!  发表于 2011-10-28 12: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9 16: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者又是如何?
玄鸟 發表於 2010-4-9 12:51

此问甚绝,直击要害。

点评

余与君所见略同,中国文人之陋习——均善见人之短不见人之长,善见己之长不见己之短。杨典之为人,岂可查乎?  发表于 2011-10-28 12: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2 14: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敬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4 08: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痛心!遗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4 12: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样命运历经的大家王世襄,以忍辱求生的方式渡过了那段最黑暗的岁月,坎坷劫波人、琴、明代家具俱存,同样值得我们敬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4 17: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人堪伤,双雷堪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14 17: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窃以为断己命已非善法,断千岁二雷则无可挽回,人死可以投生转世,二雷辗转千年流传至汝手中,实为代古人今人和后人保管,非汝一人一家一时所有。人欲亡则焚琴煮鹤,意在成功成仁,载于史册,其烈其节可叹。唯二雷不应殉葬,以千古琴器殉葬,是我见我执,古今唯我配此琴器,后世学人皆不堪受?古时候有金章宗以“春雷”殉葬,唐太宗以“兰亭序”殉葬,亦如是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6-2 12: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復 17# 冷泉

裴先生与太宗兰亭、章宗春雷事不可混为一谈
皇帝以名器殉葬,也只是恋极不舍,加上佛家下世观念,以为可以把喜欢的东西一直保留在身边,并无别人不配只有自己才配的想法,章宗在世也不是没有碰到古琴技艺超过他的,太宗也不是没有他钦佩的当时书家,所以自己才配的想法不确。
至于裴先生,可能他会有别人不配的想法,但我想,他只是表现自己的愤怒,略略类似于貂裘换酒的豪气。裴先生虽自视甚高,但也不是觉得当时自己琴技天下第一(一说他也属虞山一路),国手可是很多啊。
裴先生应该只是悲痛,觉得是那个年代不懂不配。
可能有人说,为什么这么愚昧,清明之世总会来的嘛,琴可留与后人,要有保留文化之心,但是,处于大变革中的人,谁会知道黑暗有多长呢?因为没有希望,所以才有如此惨烈的举动。
那个年代,有这种节烈殊为难能可贵,这是一种不屈服的精神。有时候,精神比一、二实物重要得多。
退一步讲,那个年代毁掉的好东西万万千,就算裴氏不毁,此物也未必一定能够保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6-9 05: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砸掉,估计也很难保住,况且金徽还要作葬费阿

不合作精神说说容易啊
所谓的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的区别了
更何况现在又没有十年动乱那么黑暗

好好利用那个谄媚的平台,其实也是可以做点事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6-9 10: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读来不胜唏嘘
世事茫茫,云卷云舒,相比之下,唐琴易得,配弹之人不易见啊。
佛家一句话:放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31 15: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唏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4 12: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失踪不过是美好愿望,自杀才是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5-12 17: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不久在北京见到裴铁侠关门弟子的弟子,难得的一次聚会,期间讲起他师祖裴先生的故事,又惊闻郑先生已经耳聋无法操缦,内心不知道为啥就难过的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4 15: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8 12: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还有査阜西、张子谦等老前辈流传下来吗?今天古琴如此“繁荣”,似不必大惊小怪,成公亮老先生曾说,别把琴太当回事,过去琴在士人中是普遍的修行,严嵩也有名琴流传,只不过后来被抄家,其琴上铭刻被后人用大漆鹿角霜覆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9 16: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总是被毁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9 16: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虞何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1 12: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1 14: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勝唏噓!
無限感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1 15:4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飓风之翼 發表於 2010-4-9 16:31
此问甚绝,直击要害。

正解,杨典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5 23: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云追月 發表於 2011-5-12 17:25
前不久在北京见到裴铁侠关门弟子的弟子,难得的一次聚会,期间讲起他师祖裴先生的故事,又惊闻郑先生已经耳 ...

關門弟子是李璠老先生嗎?請賜聯絡方法,想請教很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3 05: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李老的弟子,我们呼唤做小白,96年从田双琨处花1万大洋买琴一床,学李老的《高山》,尽得真传,酣畅。。。。。

点评

可有录音,学习学习?  发表于 2013-6-7 10: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3 12: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9 20: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了解那段历史中的具体故事,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6-7 10: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并不如烟。长声一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4 09: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宛若云一朵 發表於 2010-4-8 23:41
我以为,我们今天的琴人或文人,常奢谈荣耀,自诩高深,可一旦真面对强权、利益、商业媚俗和人脉之勾栏,缺 ...

我们中国,现在没有思想界了。知识分子?有能力不妥协的全侨居了,国内的独善其身者已属高洁!君不见专家遍地的索!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5 19: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为何无大师,思想已经被完全禁锢,本朝不允许你有自己的思想!近二十年每况愈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本站|古琴网-广陵散社区

GMT+8, 2019-2-22 05:01 , Processed in 0.04428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